设为首页收藏本站注册问题

驴友网

 找回密码
 免费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|自定内容热点旅游资讯

查看: 9002|回复: 14

另类光辉人生

[复制链接]

296

主题

5269

帖子

4万

积分

呼风唤雨

光头QQ453481797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UID
2281
威望
2310 点
经验
11304 点
金钱
22917 ¥
发表于 2011-2-23 12:05:16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户外有风险,驴友网提醒你购买户外保险! 欢迎预订驴友客栈

马上注册,享用更多功能,结交更多驴友,无限精彩等着您!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免费注册

x
本帖最后由 唐僧 于 2011-2-23 12:12 编辑

台湾女记者辞去高薪工作投身四川麻风村教育
http://www.sina.com.cn  2011年02月23日03:29  中国青年报
张平宜
U5214P1T1D21997662F21DT20110223050106_副本.jpg

  本报记者 赵涵漠

 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,这个台湾女记者放弃了原本衣食无忧的优越生活,投身四川凉山一个麻风康复村的教育事业。为了让这些与世隔绝已久的孩子能尽快地融入现代社会,她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苦努力——

  尽管已经过去了11年,第一次进入麻风康复村的情景,张平宜依然历历在目。

  “那真是个被刻意遗忘的黑暗角落。”这个台湾女人缓缓地说。

  那时,她还是台湾《中国时报》的资深记者。为了采访大陆麻风康复村的现状,她多方询问后,来到了四川省西部一个叫大营盘的小村庄。

  这儿曾被人称为“隐形的村落”。从1959年开始,因为麻风病的蔓延,当地政府在此建立了麻风康复村,对麻风病人实行隔离集中的治疗,并持续了半个多世纪。

  在村子里,张平宜看到,许多麻风病患者只能拖着残缺的四肢在地上爬行,身后带出一道道血痕,在自己的采访笔记里,她这样描述道:“他们的肢体被细菌吃掉了,就好像蜡烛燃烧后融化变形。”

  村庄里到处都是游荡的孩子,他们不再有父辈那可怕的疫病,眼神里流露出野性的天真。这让这位两个孩子的母亲不由自主地想到,“这里总该有所学校吧?”

  唯一的小学,在海拔1800米的山上。教室是两间破土房子,没有一扇完整的窗户。学校的招牌,是小偷唯一看得上的财产,早已被盗。这里挤着70多个学生,大部分只能站着听课,孩子们的脸都很脏,“脏到只能看见两颗眼珠子”。

  如果连这所学校都垮了,张平宜不知道这些生长在麻风病阴影下的孩子还能有什么希望。这个一直生活在大城市的女人向老师许诺:“你留下来,我去筹钱盖一所新的学校。”

  2002年,正如她承诺的那样,崭新的教室已经在大营盘落地生根,而这个台湾女人的命运,也和这个一度被外界遗忘的村庄紧紧地连在了一起。2003年起至今,她辞去百万年薪的工作,在海峡对岸开办“中华希望之翼服务协会”,致力于大营盘麻风病人的子女教育。

  最开始,她将自己的动机解释为一种“最朴素的母性”。但现在,她的长期愿望是,“让这些麻风病人的子女都能正常地融入外部社会。”

  外部的社会究竟是什么样子?这个村庄里很少有人知道。这儿的村民只能感觉到,自己是“令人害怕又讨厌的人”。就连这儿的老师去县城开会,当地的老师都没有人愿意和他同桌吃饭。

  但这个朋友们眼里“典型的千金大小姐”,却在海峡对岸为这个令人恐惧的村庄呐喊。

  她在台湾写文章募款,到处演讲、卖书,或是带着医生丈夫每月给的1万元新台币零花钱坐出租车,去试图说服潜在的资助者。“下辈子什么都不做,只要做个有钱人。”这个此前从没经历过窘迫生活的女人,一度“咬牙切齿”地说。

  她带着这样一点一滴积攒起来的善款,回到大营盘,当上了新教学楼的“监工”。每一天,她都要在县城宾馆和大营盘村之间颠簸的土路上来回往返。因为学校没有厕所,这个有点洁癖的女人常常一整天不敢喝水。如果内急,就小跑半个小时到邻村,借用“猪圈隔壁的厕所”。

  在那些麻风村的孩子看来,“张阿姨就像妈妈一样”。她熟悉每一个孩子的家庭状况与脾气秉性。比如依伙克古,只有5岁,是学校里个头最小的孩子,也是最认真的旁听生。他喜欢上学,因为在这里能见到爸爸依伙布都,这个22岁的年轻人,是小学6年级的学生。

  像依伙爸爸这样的“超龄小学生”在校园里并不鲜见。甚至在2005年之前,这所已经成立了十几年的小学,还没有出现过一个毕业生。

  因此,与家长“抢孩子”,就成了张平宜最重要的工作之一,“我们拼了老命寻求一条希望的道路,有人走过来了,有人怎么却中途落跑了呢?”在大营盘的时间里,只要发现一个孩子消失,她就会跑到对方家里,“胁迫恐吓那孩子回来读书”。

  阿被拉且曾经消失过。这个彝族男孩读完1年级后就回家放羊。直到学校重建,这个14岁的男孩才开始读2年级,他在这儿小学毕业,又在县里读完中学。现在,24岁的阿被拉且在青岛的工厂工作,小时候那个“只敢傻傻看着的张阿姨”,如今已经成了朋友,他们常认真地分享心事。

  “父母着急让我回去结婚,可是张阿姨说,还是找一个真正喜欢的才好。”阿被拉且说。

  对于张平宜来说,那就是“我的孩子”。她喜欢和孩子们亲近,只是,“只要稍微接近,就会被跳蚤咬60多个包”。这个年轻时颇有些“王祖贤味道”的女人,如今腿上布满了跳蚤留下的伤痕,甚至夏天也不敢穿上裙子。

  从洗脸、刷牙、洗澡开始,她慢慢教会那些孩子如何“保持个人卫生”。一个电视记者来到这个村庄后发现,如果农户家里有两把牙刷,那这两把牙刷肯定属于两个上过小学的人。

  可是,一旦抛开孩子们带来的成就感,张平宜面对的总是非常具体的困境。大营盘小学周边没有水源,几年前,当地政府在这一带山区修建了引水工程。不过,大营盘是这条水线的最后一站,一部分水管暴露在地面。有时,一头牛踏过去,或一个口渴的人截开水管,都可能给学校带来“停水灾难”。

  “简直是要疯掉了。”张平宜用戏剧化的语气形容当时的窘境。有时停水要长达一个星期,学校里堆满了大大小小的汽油桶,这个此前从来没在农村生活过的女人“就坐着小马车去邻近的村落运水”。

  台湾义工郑玉婷也曾经历过那样的“抢水大作战”,她还记得自己当时的绝望,“在那样的山坳坳里面,我们连去哪里买一个水塔都不知道,又能做些什么呢?”

  不过,就在2010年,张平宜从台湾请来了一个水利专家,甚至从遥远的对岸运来“一根根水管”。他们用了将近50万元人民币,在荒山上建成了一个个水窖,“从浮流水到地表水,全部储存起来,一滴水都不要流到外面去。”如今,就算停水,他们也可以在三天的时间里自给自足。

  同事们无法想象,这个看上去十分瘦弱的女人,是怎样一个个地攻克眼前的难关。但在他们的眼中,张平宜是个“执著又单纯的人”,讲话的速度很快,而且想起什么事儿,一定要做完才歇手。

  在这个村庄里,因为大营盘小学而改变自己命运的孩子越来越多,甚至邻近的孩子都会到这里求学。眼下,这座曾经“快要撑不下去的小学”,已经有了100多个毕业生,13个公办教师,他们有着整洁的教室和食堂,甚至还有村里的第一栋公厕。

  但问题远未完结。小学毕业后,孩子们必须每天走路3个半小时去县里读中学。对麻风病人子女的偏见还没有消除,他们的住校请求不能被批准。张平宜咬咬牙,“好,那么我就来盖一所中学”。

  邻县的县长同意批给她一块地,但当她兴奋地带着从台湾募集来的钱款回到凉山彝族自治州时,前任县长已经调离,新任县长拒绝了批地的请求。这个失望至极的女人大哭了一通。

  当时间推移到2009年,为了解决麻风村子女的入学问题,四川省扶贫办在大营盘小学的校园内,用260万元盖起一座气派的中学。张平宜和她的同事们兴奋极了,为了迎接新中学的到来,他们翻新旧教室、绿化花园。

  可直到现在,那所中学仍没有一个正式的名字,窗明几净的教室里也没有一个学生。当地教育部门迟迟没有派驻老师,而那些住在山上的孩子为了求学,仍然不得不每天在路上步行3个半小时。

  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下,很少有孩子能够坚持读完中学,“走路又远,功课会跟不上,还常常被同学歧视和欺负。”最让张平宜难过的是,愿意继续留在学校读书的孩子正在逐年减少。为了给孩子们找出路,她又“强迫”在青岛开办工厂的弟弟,为想要外出打工的学生们提供职业技术培训。

  “我的十几年青春,就这样献给了这里。”她感叹道。

  一个曾经去过张平宜台湾的家里做客的朋友还记得,她的家是一栋4层楼的山边别墅,家中有一个佣人。这个有着很好艺术修养的女人,“把家里的每一处都布置得很优雅,过着优越的生活。”

  只是,原来那些“逛街、喝下午茶的日子”,如今只能放在记忆里了。这个在台湾不曾下过厨的太太,已经能在大营盘给一百多个孩子做午餐。她甚至将咖喱、麻油鸡这些孩子们从来没有尝过的食物,带到了大山中的食堂。

  “在大营盘,我变成了一个非常能干的女人哦。”张平宜骄傲地说。

  但这个“女强人”也偶尔会流露出脆弱的一面。有时候,遇到一些烦心事儿,她只有请朋友抽烟斗,“借助慢条斯理的烟草气息,放松濒临失控的情绪”。她有一定程度的神经衰弱,常会失眠,她的手袋里总塞着几包松弛神经的药物。

  许多台湾朋友都不能理解,“为什么这个疯子要跑到一个山坳坳里的麻风村,去吃这样的苦。”但对这个女人来说,在这片大山里,她似乎背负着某种使命,“我是一个母亲,看到麻风村的那些孩子,我无法掉头离去。”

94

主题

4127

帖子

8878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

UID
21234
威望
3818 点
经验
2231 点
金钱
0 ¥

版主勋章爱心勋章

发表于 2011-2-23 13:57:29 | 显示全部楼层
户外装备团购
这不是另类,这才是人性的辉煌!
没有野心勃勃的梦想,只是对生活不同的理解。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96

主题

5269

帖子

4万

积分

呼风唤雨

光头QQ453481797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UID
2281
威望
2310 点
经验
11304 点
金钱
22917 ¥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2-23 20:41:11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不是另类,这才是人性的辉煌!
磁针石 发表于 2011-2-23 13:57



    你跟上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94

主题

4127

帖子

8878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8Rank: 8Rank: 8Rank: 8

UID
21234
威望
3818 点
经验
2231 点
金钱
0 ¥

版主勋章爱心勋章

发表于 2011-2-24 12:46:50 | 显示全部楼层
你跟上
唐僧 发表于 2011-2-23 20:41



捂着自己的良心而言:我没有这样高的境界,我有私心,我还有一家老小要养,所以只能做一个庸俗,平凡的世人。

但这样的人的确值得我尊敬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55

主题

837

帖子

2555

积分

如雷灌耳

Rank: 3

UID
13040
威望
829 点
经验
620 点
金钱
252 ¥
发表于 2011-2-24 13:55:00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妹子有点味道,回来有机会去那村子看看她去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96

主题

5269

帖子

4万

积分

呼风唤雨

光头QQ453481797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UID
2281
威望
2310 点
经验
11304 点
金钱
22917 ¥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2-28 19:51:25 | 显示全部楼层
本帖最后由 唐僧 于 2011-2-28 19:56 编辑

http://news.sina.com.cn/c/sd/2011-02-28/023022023970.shtml

台湾记者辞职救助四川麻风村曾被当地政府官员认为动机不纯http://www.sina.com.cn  2011年02月28日02:30  京华时报
张平宜和麻风村的孩子们。
1298831518_rPoMHZ.jpg
今日的大营盘小学。
1298831518_NWYoR0.jpg
昔日麻风村孩子们上学的教学点。受访者供图

1298831518_jpkf91.jpg
  人物张平宜女,生于台湾云林县,原台湾《中国时报》资深记者,现任中华希望之翼服务协会执行长。11年来,在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,张平宜将一个供麻风村子女上学的教学点,一点点地建成为完善正规的学校,2005年至今已培养百余毕业生。插图/李明辉

  1999年,台湾记者张平宜到四川、云南等地的麻风村采访,没水没电、封闭隔绝的破败景象令她震惊,但更让她心痛的是麻风村的孩子——麻风病人尚有身份和补助,他们的子女却一无所有。

  身为两个孩子的母亲,张平宜决心为这些一出生就生活在绝望中的孩子们做点什么。这一做,就是11年。2月23日,这个故事经《中国青年报》报道后,在微博中广泛转载,感动了很多网友。

  11年来,她做了什么?改变了什么?昨天,本报对话“麻风村孩子的台湾妈妈”张平宜。

  麻风病人有身份、有补助,但他们的第二代、第三代,没有户口,没有身份证,只能跟着父母种地放羊,吃属于父母的那一点救助。

  京华时报:你是台湾人,如何与大陆的麻风村结了缘?

  张平宜:我做过12年记者,从1991年开始在《中国时报》跑两岸新闻。1980年后,麻风病有突破性治疗方式,许多国家将其从一级传染病中除去,对病人不再采取隔离,而让其回归社会进行治疗。那时台湾隔离医治麻风病人的公立疗养院面临拆迁,正是在这个背景下,1999年我跟一个慈善团体到大陆麻风村调查采访,第一次走进这个群体。

  京华时报:第一次亲历麻风村,曾让你产生“再也不去”的念头,为什么?

  张平宜:因为那里让人触目惊心。我以为麻风村以医院的形式集中治疗病人,他们的子女会被带出来抚养。但12天走过四川、云南的6个麻风村,让我见到一辈子忘不掉的景象。

  这些村子极为偏僻,利用自然地形与世隔绝,仍停滞在无水无电、刀耕火种的原始社会。无家可归的老残病人遭疾病侵袭,有人眼瞎、鼻残、五官严重扭曲变形,有人缺手断脚,只能在地上匍匐爬行,包伤口的布都烂了,周围都是苍蝇,走过的地方都是血痕。

  最让我心痛的是那里的孩子,他们没有一个穿着像样的衣服,很多人光着身子,身上脏得只能看到两颗眼珠子,眼神空洞。他们是麻风病人的子女们,生在麻风村、长在麻风村,除了集体户口外,他们没有个别身份证。背负着麻风病人的宿命,他们走不出麻风村。没办法读书,个别人只好隐瞒身份到外地去上学。

  京华时报:那又是什么原因,让你一次次回到麻风村,至今也放不下?

  张平宜:是那里的孩子。第一次去时,我已经是两个孩子的母亲,小儿子刚满3个月,可能是因着身上这份做母亲的天性吧。

  麻风村孩子的境遇,甚至比麻风病人都不如。麻风病人有身份、有补助,但他们的第二代、第三代,没户口,没身份证,什么都没有,只能跟着父母种地放羊,吃属于父母的那一点救助。一个村子如果登记100人,真正的人口可能有500多,救助根本不够吃。

  那时城里的孩子都已经吃上麦当劳了,可他们却连汽车长什么样都不知道。他们就像一群被遗弃的孩子,从一出生下来就没有了希望。让人特别想保护,不忍心丢下。

  京华时报:麻风病人是怎样的一群人?

  张平宜:麻风病人长期被忽视,是个冷门议题,社会对他们有一种刻板印象,就是肮脏,因为麻风病形诸于外,样子非常可怕,有病人活到90岁,就像一只茧一样,四肢都烂掉了。

  回来后我看了很多相关的书,对他们产生很深的同情。因为长期对传染途径不了解,社会对麻风病的恐慌和偏见根深蒂固,麻风病人被疏远、歧视,背负污名和道德审判,生活在社会最底层,很多人靠乞讨为生。

  那时我想,麻风村的老人已难改变命运,只能看着他们自然凋零,但他们的后代不应背负原罪,遭受不公平对待。我想找一条有希望的路,给他们一个重新生活的机会。

  京华时报:村里有麻风病人的子女传染得病吗?

  张平宜:麻风病不是遗传病,且有95%的人天生对这种病免疫,但仍有部分免疫能力较差的孩子会感染得病。

  我们每年会给学生做体检,确诊病情立即上报。治疗药无法在外面买到,需向联合国申请,在吃药的一周内就有99%的病菌能被消除,并切断传染性,持续吃药两年,病情能基本治愈。几年来学校发病率仅为0.1%,患病的孩子边治疗边坚持上课,现在状况良好。

  从1986年建立以来,这个学校十多年间没有一个毕业生,因为老师的文化程度只能教到四年级。我去时,这个唯一的老师也即将去卖水果。

  京华时报:你想通过教育改变麻风村孩子的命运?

  张平宜:对。父辈的病,不是麻风村孩子的命。我觉得,孩子在那个年龄就应该去上学,这是一个常识。我也坚信,通过教育,他们能走出麻风村,过上正常的生活。

  当地一个很现实的问题是,麻风病人死去后,麻风村终将成为历史,这些孩子怎么办?与世隔绝那么久,他们走出大山已经很难。我认为,唯一的途径就是读书,然后努力融入社会,自食其力。

  京华时报:为什么选择大营盘麻风村?

  张平宜:之前我从没听过这个地方,和它没有一点关系,但冥冥中人生会有很多意外。在凉山彝族自治州,麻风病人又被叫做“麻风鬼”,受严重歧视,甚至会被活活打死,他们的子女没法到一般学校上学。所以我一直打听,终于在2000年得知当地有个大营盘小学,专为麻风村子女开设。

  第一眼看到这个学校让我很吃惊,两间教室盖在水塘边,10平米的屋子摆着十多张破旧的课桌,黑板上都是洞,全校70多个学生,只有一个老师。

  从1986年建立以来,学校没有一个毕业生,因为老师的文化程度只能教到四年级。我去时,这个老师也即将去卖水果,孩子们面临失学。我千方百计说服老师留下来,心想无论如何不能让学校关门,马上回台湾筹钱。

  京华时报:通过哪些途径筹钱?资金使用公开吗?

  张平宜:所有能想的办法、能走的路我都去试,像义卖蜡烛、参加梦想计划比赛、摄影大赛、出书、讲演等。

  2000年我已基本从报社离职,但仍做特约记者。后来觉得需要一心一意做这个事,2003年辞职,成立中华希望之翼服务协会,聚集起一批长期捐助的爱心人士。特别要感谢台湾一个做私立幼儿园的教育机构,几年来捐助总计300多万(人民币),还有几个企业家,是同甘共苦的好友,被我“陷害”多年。

  十年里我们陆续投入近千万做麻风村的教育和建设,其中花费数百万做引水工程、征地建校,另外每年运作和管理学校的费用在25万左右。我们在台湾是正式注册成立的协会,资金使用当然且必须公开,每年有对外报告,这也是对捐助者负责。

  京华时报:修建学校的过程中曾面临哪些困难?

  张平宜:与政府官员沟通,改变传统观念,这些都很难。在台湾募款时,我常会被问“为什么要拿台湾人的钱去帮助大陆人?”而在大陆又总被认为动机不纯,揭当地“家丑”。我告诉他们,救助不分地域,我看到的是人,帮助的也是人。

  为建校舍,我去找过很多遍当地政府,几乎没有官员愿意坐下来听我讲5分钟。有时我带着满腔热忱过去,他们却在打麻将,我坐在旁边等待,如此反复几次,又气又失望,发誓再也不去,但为了孩子,还是忍不住一再去求他们,因为他们的决定关乎学校的未来。

  一次次要水、要电、要地、要老师,要这些东西占尽我这10年的生活,有时真觉得力气用尽,走不下去了,我就把自己封闭在麻风村里,只要和孩子们在一起,就很开心,所有难过和折磨都能过去。这个过程很苦,但值得。

  读书是种天分,并非人人适合,但每个人都应享受义务教育,具备基础素养,这9年里学到的东西,可以让孩子的后30年过得更有尊严。

  京华时报:十年里学校发生了哪些变化?是否实现了你最初的设想?

  张平宜:我们引进水源,征地25亩建教学楼、宿舍楼和厕所,打造漂亮的花园学校,说服更多家长让孩子来读书,一切费用免费,学制、教材、考试都统一。2005年,学校迎来第一批正式毕业生,至今已有近百人从学校毕业。

  大营盘小学现从最初只有1个老师、70个学生的教学点,变成有12个公派教师、300余学生的正规小学,邻近5个麻风村的子女都来这边上学,其中还有10%非麻风村的孩子,这在以前是不敢想的。大营盘小学是国内第一所建在麻风村里的正规学校,我的第一个梦已经实现。

  京华时报:你接下来的梦是什么?还面临哪些困难?

  张平宜:第二个梦是把初中建起来,目前还在奋战中,因为一直要不到老师。两年前政府出资盖了3栋楼,只要有老师就能开课,如果今年9月再要不到老师,校舍又要空一年,现在我仍在为这个事发愁。

  小学生毕业后,有些孩子不再读书,有些走很远的路去其他地方上初中,经常被打被骂“癞子娃”,因为基础不好又受欺负,好多孩子中途辍学,老师还说他们“人格有问题”。如果有专门的学校提供给他们一个安全温暖的环境,我想就不会这样。在我们小学,上学晚、年龄大、基础差的学生不会遭到歧视,大家在一起快乐学习。

  京华时报:为让孩子完成学业,你常要“抢孩子”?

  张平宜:这也是我最大的困扰。当地结婚年龄早,不少人十五六岁就结婚生子。一些父母觉得上学没用,叫子女回家干活或出去赚钱。现在村里有了电视,诱惑比以前多,一些学生看到在外打工回来的人穿漂亮衣服,很羡慕,也想退学打工。

  每少一个孩子,我就像一个逼孩子上学的“恶婆娘”,冲到家里要求他回来上课。我会给孩子父母讲道理,希望他们看远一点。我认为,读书是种天分,并非人人适合,但每个人都应享受义务教育,具备基础素养,这9年里学到的东西,能让孩子的后30年过得更有尊严。

  京华时报:你希望孩子们在学校学到什么?

  张平宜:学校重视品格教育,每个孩子都要背《弟子规》,我希望他们有最基本的礼貌和素养。我不会对孩子说“读书是你的一切”,而想让他们在这里感受到温暖和爱。孩子们喜欢唱歌跳舞,总是抢着拍照,冲镜头微笑,很少自卑和害怕。

  因为自然条件限制,麻风村有长期养成的陋习。刚开始,我只要一接近孩子,身上立马会被跳蚤咬出几十个包,大部分孩子都不穿内裤。为改变他们的卫生习惯,学校给每个住校生发了两条内裤,规定他们每天刷牙洗脸、每周洗一次澡、饭前洗手并检查指甲等,着重培养孩子的个人卫生和公共卫生意识,另外还规定学生在校期间不能结婚。

  京华时报:怎么帮助毕业的孩子融入社会?

  张平宜:这是我的第三个梦,也是最终希望,就是孩子们能走进普通人群,自食其力,成为一个有竞争力,对社会有用的人。因为其他地方很难接收他们,所以我让第一批初中毕业生进入我弟弟在青岛开设的工厂,开创半工半读模式,继续“职训教育”。

  这批孩子一共26个,按我严格制定的计划工作和学习,主要学英语、计算机等实用基础课程,另外也可选学国际贸易、会计等进阶课程。在厂里,他们不隐瞒身份,有工人看他们不顺眼,打架事件时有发生,他们对生活也有不适应和迷茫。我和他们谈心,鼓励他们规划自己的人生,还给他们上电影课、舞蹈课,毕业舞会上我们还一起跳伦巴。

  两年里有孩子中途走掉,最后11个人毕业,签约成为正式职工,做得好的一个月已能拿到4000元工资,我为他们感到骄傲。我一直觉得人生是精彩的,特别希望这些孩子快快乐乐过一生。

  这份工作不会那么快停止,因为麻风病人仍受到歧视,社会的基本认知和常识仍需建构。我希望麻风村的孩子能走出大山,回到社会,过幸福生活。

  京华时报:这些年当地政府在麻风村做了哪些工作?

  张平宜:我们建成国内麻风村第一所正规学校后,引起不少媒体关注,社会舆论也促使当地政府将更多关爱的眼光投向麻风村。最让我高兴的事是,2005年凉山地区的麻风村告别 “幽灵村”的历史,成为正式的行政村,人口普查也第一次走进村子,孩子们终于能申请户口,有了身份。

  2007年国家投入扶贫资金,当地政府在村里修水泥路、做引水工程、修缮房屋、给村民增加补助,并建学生餐厅,盖中学校舍,这些都让村民生活得到改善。

  京华时报:在麻风村大家怎么看你?

  张平宜:麻风村的长辈会觉得“张阿姨是个疯子,一个凶巴巴的女人”,因为我常到村民家里“抢孩子”,一激动就脾气不好,其实我很想温柔一些。对孩子们来说,我是老师又是妈妈,也是他们的知心朋友。

  我是个很笨的女人,遇到问题只会用最笨的方法。这一路上,我陪在孩子们身边看着他们长大,感情越深,越能看到他们最难的地方,会舍不得离开,只有陪他们一起走才踏实。

  京华时报:长期近距离接触麻风病人,你不担心被传染吗?

  张平宜:会担心,每年我大概有一半时间在大陆,先生是个医生,他对我说“你胆子真大”。其实我也害怕,我是个爱美的人,而且怕得病,有时在村里被跳蚤、蚊子咬,或出湿疹,心里会紧张。但我觉得自己在做一件有意义的事,能克服内心的恐惧。

  95%的人对麻风病天生免疫,得病并不容易,长期接触正在发病的病人得病率才会高一些,且以儿童患病较多,我去麻风村时已经老大不小了(笑)。

  京华时报:家人没有反对你做的事情?

  张平宜:之所以那么多年能坚持下来,和家人的支持分不开。以前我是个千金大小姐,除做记者外什么都不会,现在我一个人就能给学校几百个孩子做饭,丈夫惊讶于我的变化,尤其是变得简朴、能吃苦,所以他很支持。

  我也带自己的孩子去麻风村,我想这是最好的言传身教。小儿子小学3年级第一次去那里,背了一袋恐龙玩具,教麻风村的孩子认识各种恐龙。现在两个儿子每年都会去做义工,我希望他们能学会与人交流,在爱自己的同时也懂得爱别人。

  京华时报:想过从这份工作中“退休”吗?

  张平宜:有啊。现在整个人已经不再绷那么紧,会找朋友出来聊聊天,喝喝下午茶,会想把过去十几年的岁月追回来,多给自己一些时间过个人生活。

  但这份工作不会那么快停止,因为麻风病人仍受到歧视,社会的基本认知和常识仍需建构。我希望,麻风村的每一个孩子,都能走出大山的隔离,回到社会,结婚生子,过上自己的幸福生活,让麻风村成为一个历史名词。

  ■关键词

  麻风病

  是一种由麻风杆菌引起的慢性接触性传染病,主要侵犯人体皮肤和神经,容易导致颜面手足伤残。一般情况下,潜伏期长达数年,是一种流行历史悠久、分布广泛的疾病。现代医疗条件下,麻风病已可通过有效的化学药物进行预防治疗。

  上世纪50年代以前,因没有有效预防和治疗的措施,麻风病被视为不治之症。1957年,中国政府提出“边调查、边隔离、边治疗”的政策,除在各城市设立麻风防治院外,同时在发病率较高的农村建立治疗和生产相结合的麻风村,对麻风病人作集中收容。

  资料显示,国内有800个左右的麻风村。因地处偏僻,长期与世隔绝,再加上个别人员的误解和歧视,这些麻风村的孩子较难进入正规学校上学。

  本报记者 商西
唐僧QQ453481797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39

主题

3406

帖子

8593

积分

版主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UID
6081
威望
4033 点
经验
1455 点
金钱
707 ¥

爱心勋章版主勋章发帖强人勋章

发表于 2011-3-1 09:26:45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样的人太了不起了!钦佩!
带上从容上路 会得到更多的收获  挫折避免不了 有一份从容的执着 至少不会心慌 把一切的经历看为历练 走过后 其它都不重要了 存在的只是一种过后的感受 QQ 503354197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96

主题

5269

帖子

4万

积分

呼风唤雨

光头QQ453481797

Rank: 5Rank: 5Rank: 5

UID
2281
威望
2310 点
经验
11304 点
金钱
22917 ¥
 楼主| 发表于 2011-3-2 06:43:57 | 显示全部楼层
http://view.news.qq.com/a/20110301/000016.htm

曹林:地方官员为何排斥台湾行善者
2011年03月01日08:07新京报[微博]曹林我要评论(55) 字号:T|T
曹林 媒体人

原题:民间慈善不是揭地方“家丑”

台湾女记者张平宜辞去高薪工作,11年来投身四川救助麻风村孩子的故事,感动了许多网友。张平宜谈到了自己在投入麻风村教育中遇到了许多困难,其中最大的问题是不被人理解,尤其是“与政府官员沟通”中,总被认为动机不纯,揭当地“家丑”。她说为建校舍找过很多次当地政府,几乎没有官员愿意坐下来听她讲5分钟。(2月28日《京华时报》)

张平宜的困境一定能激起许多民间慈善践行者的共鸣。她的经历,击中了公益组织共同的困境———他们遇到的最大问题,不是资金问题,不是热情问题,而是与一些地方官员沟通时所受到的那种让人寒心的冷遇。你用满腔的热情去救助弱者,却遭遇到充满怀疑的目光和冰冷的回应,这种精神上的伤害比什么伤害都深。

或许在有些官员看来,张平宜这样做,一来是暴露了当地有麻风病人,“麻风村”被报道后虽能赢得爱心关注,却让官员感觉形象和政绩受损;二来暴露了当地政府的失职。救助麻风村的这些孩子,给他们以基本的教育保障,本是政府的责任,却要由民间去做,这也让有些官员感觉很没面子。这些官员显然没有弄清楚,麻风村的存在不是“家丑”,而宁愿打麻将也不支持救助才是最大“家丑”。

慈善其实不只是政府的事,需要社会力量的合作参与,可一些官员,习惯用“对抗”的思维来看待社会力量。他们潜意识中,不是把民间社会当作合作的力量,而是把社会力量当作治理、管理的力量,总认为民间力量是麻烦的制造者,而不是利益的合作者。既然如此,他们就会为民间参与慈善设置种种障碍,又是质疑动机,又是傲慢对待。

在张平宜的不懈努力下,当地政府还是给予了很多扶持,麻风村的境况也在逐渐好转。2007年国家投入扶贫资金,建学生餐厅,盖中学校舍,让麻风村的孩子看到了更多希望。如果一些官员能够早点扭转对“家丑”的认识,张平宜或许不会那么辛苦,麻风村的病人和孩子就能早点改变命运。
唐僧QQ453481797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5

主题

1038

帖子

3072

积分

版主

行天下,品美食,喝美酒,看美女!乐乎哉!

Rank: 7Rank: 7Rank: 7

UID
63178
威望
2311 点
经验
11 点
金钱
6 ¥
发表于 2011-7-19 12:32:59 | 显示全部楼层
顶!咱们论坛也有个小MM去凉山支教!嘿嘿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4

主题

284

帖子

610

积分

拜师学艺

Rank: 2Rank: 2

UID
98691
威望
569 点
经验
1 点
金钱
0 ¥
发表于 2012-2-18 14:42:52 | 显示全部楼层
厉害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珍惜青春梦一场  珍惜相聚的时光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8

主题

341

帖子

1662

积分

小有名气

Rank: 3

UID
68875
威望
1407 点
经验
10 点
金钱
4 ¥
发表于 2012-3-1 07:18:41 | 显示全部楼层
国人应为之奋起。钦佩之极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0

主题

733

帖子

1986

积分

贵宾会员

Rank: 4Rank: 4

UID
40276
威望
564 点
经验
661 点
金钱
0 ¥

爱心勋章

发表于 2012-3-8 23:14:02 | 显示全部楼层
这样的人才真叫人钦佩{:soso_e179:}
年老的新驴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1

主题

35

帖子

80

积分

驴界新丁

Rank: 1

UID
107898
威望
75 点
经验
0 点
金钱
0 ¥
发表于 2012-3-24 11:08:32 | 显示全部楼层
台湾女孩子感觉都不错。   

男孩子就不喜欢了。


好人一生平安 ^^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6

主题

63

帖子

351

积分

默默无闻

Rank: 2Rank: 2

UID
121340
威望
287 点
经验
2 点
金钱
0 ¥
发表于 2012-5-7 15:27:54 | 显示全部楼层
晒晒和她的合照{:soso_e121:} psu.jpg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0

主题

4

帖子

61

积分

驴界新丁

Rank: 1

UID
135178
威望
60 点
经验
0 点
金钱
0 ¥
发表于 2012-7-23 11:32:10 | 显示全部楼层
向这个伟大的母亲致敬!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免费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